首批约200名滞留武汉台胞乘坐民航包机返台
来源:首批约200名滞留武汉台胞乘坐民航包机返台发稿时间:2020-03-31 12:02:47


3月14日上午,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3月16日,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并于3月17日出院。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菲卫生部长杜凯在3月29日也通过短信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作出回应。杜凯称,中国援助菲律宾的核酸检测试剂盒没有任何质量问题,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和菲律宾热带病研究所的标准。杜凯再次感谢中国政府对菲的援助。

核酸检测呈阴性,CT显示有阴影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王忠今年55岁,于2009年体检被查出身体多项指标异常,2010年被确诊为IgD型多发性骨髓瘤。“是骨髓瘤中比较罕见的一种,”王先生说,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此病。

“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导致病情恶化严重,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王先生介绍。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3月27日上午,武汉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回电称,因为多发性骨髓瘤属于肿瘤,做治疗也只能是化疗,因为病人本身有肾功能衰竭,这种情况下做化疗也很难有良好的效果,“建议家属先带着病历去专科医院如协和、同济问诊,看专家有没有方案可以治疗,如果病情没有治疗的条件和指征,再着急也没有用”。

3月29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就有关援菲新冠肺炎检测试剂质量的事宜发表声明。声明称,有媒体报道菲律宾卫生部官员3月28日有关中国援菲新冠肺炎检测试剂准确度的表态,中国驻菲大使馆对此高度重视,立即与菲卫生部进行了认真核实,并深入了解有关情况。